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政策研究  >  学术顾问

史丹:不能把工业增速减缓归咎于工资上涨

作 者:史丹       来 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当前,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处于结构优化与动力转换期。一个比较直观的感受是,工业增速减缓。其原因何在?近年来关于劳动力成本上升影响工业竞争力的说法比较流行。从表面上看,我国一些地区制造业企业的确出现了工人工资上涨和招工难现象。但是,衡量工业的工资水平不仅要与过去比,还要与其他行业比。根据中国统计年鉴的数据计算,2003年至2013年,制造业平均工资增长3倍,交通运输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也增长3倍,批发和零售业则增长4倍。而且,制造业工资水平并不高。可见,制造业劳动力成本上涨相对于其他行业来说并不突出,制造业工资水平相对于某些行业甚至是下降的。

  可见,劳动力工资水平上升并不是工业增速减缓的根本原因。恰恰相反,正是制造业工资水平较低,导致其对优质劳动力的吸引力大幅度下降,制造业人力资本投入明显不足。2004年至2013年,我国各产业就业人口增长70%,第一产业就业人口下降40%,新增就业人口和第一产业转移出来的人口主要流向制造业、建筑业和服务业。其中,建筑业与服务业中的租赁和商业服务业、信息服务业、房地产业、住宿餐饮业的就业人口增长已超过制造业。制造业就业人口增长仅与平均就业人口增长相当。由于受教育程度高的劳动者会要求更高的工资,所以,更多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劳动者流向服务业。2000年至2010年,我国制造业高中学历就业者所占比例下降幅度高于服务业,大专以上学历就业者所占比例上升幅度低于服务业。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已从低收入国家迈入上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工资上涨有其必然性和合理性,反映了我国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但是,工资上涨不是影响我国工业竞争力的根本原因,也不是工业增速减缓的根本原因。保持工资收入增长与GDP增长同步,让广大人民群众更多分享改革发展成果,是我们追求的目标。目前,我国工业所表现出来的问题与以往经济下行期类似,如产能过剩、企业亏损面扩大、增速减缓等。但从本质上看,我国工业发展所面临的问题是结构调整过程中的问题,而不是经济周期性问题,解决工业发展问题必须在经济新常态这个背景下寻求方案和措施。经济新常态下,工业增长主要依靠创新驱动,而不是低水平的规模扩张。人力资本、创新活力和制度变革等决定工业增长的质量和速度,机械化、自动化和智能化是工业发展的方向。相应地,工业吸纳就业人数会逐步减少,但对劳动者素质的要求会越来越高。在工业竞争中,人力资本竞争将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如果现在仍以低成本劳动力投入作为竞争力的核心要素,就不仅不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而且会使我国在以智能化为特征的新一轮制造业竞争中拉大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加大人力资本投入,是促进工业转型升级、提高工业竞争力的紧迫要求。针对工业人才流失及吸引人才能力不足问题,有关部门和企业应加大吸引国内外高级制造业人才的力度,在落户、子女上学、工资待遇等方面予以适度倾斜,打造我国制造业人才高地。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人民日报 》( 20151203 07 版)